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平武新闻 >
醋泡手机粉碎证据 大老虎对抗组织还有何花招? 虞海燕
发布日期:2021-02-21 21:22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醋泡手机、粉碎证据 ,“大老虎”对抗组织还有何花招?|政解

  新京报快讯(记者何强)近日,中央纪委宣传部和中央电视台联手,制作全面从严治党大型纪实纪录片《巡视利剑》播出。截至10日,已播出前3集《利剑高悬》、《政治巡视》、《震慑常在》。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巡视利剑》中,首次披露了黄兴国、武长顺、王三运、虞海燕等重量级落马老虎的违纪违法行为。他们为了对抗组织审查,负隅顽抗,用尽了花招。

  武长顺:用粉碎机毁证据,一汽车还没有拉完

  据第一集《利剑高悬》披露,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兼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在被审查前,曾采取多种手段顽抗。

  2014年3月,中央第五巡视组在天津巡视期间,收到群众来信来电来访1万多件次,其中大量内容涉及武长顺。在当地,武长顺被成为武爷。

  据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室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吕留献介绍,“武长顺这个人工于心计,他觉得你们巡视组来了,肯定你们要发现问题,肯定要重点查一个人,那他就利用他们公安局经侦总队查一个案子涉及的中管干部线索,他主动找到巡视组,我向你们提供一个情况,他就是希望你把这个注意力集中到这个人身上去,他自己得到解脱了。”

  作为公安局长,武长顺有着很强的反侦查意识。他多年来不断成立、注销各种公司,频繁变换股权,试图让公司背景变得难以追查。不少代持人甚至对自己名下公司的情况一无所知,能得到武长顺信任帮助他打理的核心团队不到十人,由亲属和亲信组成,每周武长顺会召集他们到家中,听取汇报、做出指示。武长顺还给他们配备了和自己联系的专用手机,每隔一段时间就要销毁换号。

  武长顺自己透露,“我用的时候我给打出去,打完我就关掉了。一般就是两三个月,两三个月换一轮。”

  而中央巡视组为了反窃听,开会的时候要把收音机打开,并不在手机上说有关工作上的问题,或者发有关工作上的信息的,研究工作,都去散步,到河边去谈。

  2014年7月19日,武长顺的女婿出境办事,触发边控被拘,他本人才意识到情况不妙,匆忙从饭局赶回家中,召集手下作最后的挣扎。

  武长顺说,“ 报表什么这些材料凡是跟家里面没关系的那些东西,全部给它用粉碎机粉掉了,东西都要拉走。就是拉走一汽车,还没有都拉全。然后呢,我又开了一个会,我跟高管讲,中央要查我。这样的话,你们反正也知道,(就说)股权也是你们的。”

  2014年7月20日,武长顺接受组织调查。2017年5月,武长顺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虞海燕:醋泡手机企图销毁证据

  2016年11月至2017年1月,中央第三巡视组对甘肃开展巡视“回头看”,巡视结束后第五天,甘肃省委原常委、原副省长虞海燕被中央纪委带走审查。他的落马背后有着漫长的较量。

  据第三集《震慑常在》透露,在巡视“回头看”期间,虞海燕心神不宁。在巡视“回头看”进驻甘肃前一周,曾经帮助虞海燕抹平问题的明玉清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虞海燕很自然地把他的落马和自己联系了起来。忐忑之中,虞海燕决定做好能做的一切掩盖工作。他安排自己在各部门的亲信,想方设法打探巡视回头看动向,同时着手转移家中的贵重物品,联系和自己有利益往来的多名老板,商量对策,统一口径。

  据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室工作人员李如军介绍,虞海燕做了好多对抗行为,有的甚至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行为。他把他家里跟相关老板的合影都剪碎了之后往马桶里冲,冲的时候把他家马桶都给堵了。他的妻子交代,在巡视期间,他家的桌子上摆了有一排手机,一个老板一个专号。和老板们商定口径后,虞海燕又把这些手机用醋浸泡后扔进黄河。

  “我自己想那个醋它能腐蚀得快一点。因为有的手机,它现在封闭得很好,弄到黄河里去,万一人家捞出来了。”虞海燕这样解释。那段时间虞海燕经常到黄河边散步,他扔到黄河里的除了手机,还有砸碎的名贵手表等不少物品。

  今年1月10日,虞海燕被组织审查,他成为今年被中纪委查处的“首虎”。

  王三运:让亲戚从外地赶来帮忙转移财物

  记者注意到,虞海燕的老上级、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也有对抗组织审查的行为。

  据第三集《震慑常在》披露,中央巡视组在对甘肃回头看时,发现了时任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的违纪问题线索,来信和谈话反映王三运及其亲属与在甘肃有投资项目的私营企业老板走的比较近。

  王三运说,“我儿子和我两个外甥,他们到甘肃来搞什么业务,搞什么承揽工程。我那两个外甥,对我们家的帮助都非常大,经常给我们出钱装修房子,还给我们在贵阳买房子,这样实际上就把这个关系就搞成一个相互利用关系了。”

  而王三运到甘肃任职后,感到仕途不会再进一步,就开始把全部心思用在为退休后打算,贪腐行为变本加厉,达到高峰。中央巡视组对甘肃回头看,王三运担心问题被发现,让亲戚从贵州等地赶来,帮忙四处藏匿、转移财物,并和相关人统一口径,把老板们出的购房款对外说成是“借款”,还订立假合同进行伪装。

  “凭你的合法收入,你也买不起这个房子。所以就按照我事先跟他们说好的,用所谓借款的方式搞一个什么假合同,想规避组织审查。”王三运说。

  今年7月11日,调职全国人大的王三运被正式立案审查。他在忏悔录中写道,“中央对我进行组织审查是完全正确的,自己落得如此下场绝非突然、而是必然,我心服口服、认错认罪。虽然我现在悔恨交加、痛不欲生,但也深知错已铸成、为时已晚。”

  苏树林:对巡视组密切关注,销毁资料统一口径

  2015年10月,福建省原省长苏树林被查。他曾在石油系统工作多年,2007年到2011年间担任中石化集团一把手。

  2014年11月,中央第六巡视组巡视中石化,当时已经在福建任职的苏树林,密切关注着巡视中石化的情况。

  据苏树林讲,“我知道2014年底中央巡视组对中石化进行巡视。也有过担心。就想打听一些消息。”

  据第三集《利剑高悬》讲述,在中石化任职时,苏树林报销私人费用、亲属利用他的职权牟利、一些海外项目决策不透明不民主,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等问题,对此,苏树林心里十分清楚,自然感到紧张,他仍然保持一贯思路,想办法要抹平漏洞。

  时任中央第六巡视组副局级巡视专员、联络员王海峰介绍,“我们要了什么资料,看了什么账目,找了什么人,他们也都是一步一步密切关注。而且把我们每一天的情况都跟苏树林报告。他当时是福建的省长,他利用到北京开会的机会,就找其中的一个人,他们共同运作这个项目的人,来密谋这个事。资料都赶紧清理,该销毁的销毁,该修改的修改,统一口径。”

  2015年10月,已经担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的苏树林,因为在中石化期间的问题被立案审查。

责任编辑:霍宇昂